總會出現某個人,讓你知道你曾經伴過的那些,都只是將就。

【全職/喻黃喻】狼的報恩 01

●副標→森林少年喻文州與他的小狼,恩愛一萬年!
●篇名渣之我真的不是後娘……(哭

一、


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別早到,儘管是城南的森林,也已是一片白雪皚皚,葉子早就落了乾淨,陽光很輕易地就能映在地上,大片的森林裡幾乎沒有人居住,只有最靠近城的溪邊有一名年約十二的少年獨自居住著,少年十分有禮因此相當受人疼愛,時常有人問起:「住在森林裡很辛苦吧?」少年只是笑著回答說:「我覺得這樣挺好的。」


「嘶……」少年搓了搓手心,臉頰上也已被凍得紅通通的,太陽已經落到了西邊,再不出一個時辰便要入夜了,想即此,少年的腳步越發快了起來,背著的大捆木材也「咖咖、咖咖」個沒停。

「嗷嗚--」少年微微皺了眉卻沒有害怕的樣子,大概是對於狼嚎已司空見慣,雖然入夜後的狼嚎,一聲疊上一聲,也不免讓人有些心驚。


在太陽落下前少年回到了小木屋,將肩上的布袋子給卸下,樹林裡的沙沙聲吸引的少年的目光,遠遠的望向過了溪的那方,似是有著棕黑色的生物不斷掙扎著,「嗚……」痛苦的悲鳴傳進了少年的耳裡,無法抵擋的惻隱之心襲來,少年終究過了溪一探究竟。


雪地上染上了些鮮紅,小狼的左後腿被捕獸夾狠狠的夾住,每一次掙扎似是就夾得更緊了些,少年在附近找了根木條想替小狼撐開了捕獸夾,但當少年一走近,小狼卻突然站了起來,狠狠地怒視著少年,露出了潔白的牙齒更是讓少年不敢再更近一步。


「我沒有要傷害你,放心好嗎?」一人一獸對峙了許久,小狼的眼神仍是相當戒備的樣子,卻像是失血過多而虛弱似的往旁邊倒了下去,少年趕緊上了前,撐開捕獸夾時,小狼仍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,而儘管是冬天少年仍滿頭大汗,或許是為了不傷小狼而小心翼翼、也可能是擔心小狼醒過來後會攻擊自己,然而不管少年那時是怎麼想的,最終少年收養了這隻小狼。


少年是孤兒,至少城裡大部分人都這樣認為,不然一個孩子怎麼會獨自居住在森林呢?然而少年卻是識字的,儘管是城裡也只有大戶人家才讓孩子上私塾,孤兒怎麼會識字呢?儘管城裡的人心裡是同情少年的,卻從沒人去在乎過,畢竟養活一家老小才是要緊事,少年常到城裡給人寫字賺錢,再將賺到的錢拿去買米,偶爾賺多了的錢就省了下來,為了給小狼上藥,少年眼睛都沒多眨一下,抓了錢就近了城裡的藥房給小狼買藥,少年的悉心照顧下,小狼康復的很快,不出幾個月就能走路了,儘管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,但總比剛救回來時強上許多了。


少年蹲在地上拍了拍小狼的頭,像是做了很大的決定的嘆了口氣後說道:「回去吧。」

小狼已經不像起初那麼戒備,在少年的腳邊繞阿繞的,還以為少年想跟他玩耍,「你不吃肉是不行的,自己打獵去。」

「你啊……變得那麼溫馴怎麼行呢?還是得小心人類,知道嗎?」小狼用頭蹭了下少年的腳。

「趕緊回森林裡。」少年皺了下眉頭沒預警的就往房裡跑去,把小狼給關在房門外,「嗚……」少年靠著門坐著,環抱著腿,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,分離終究是痛苦的,身後一下又一下的撞擊都像撞在少年心頭上一般。

年紀越小的時候性情越真,儘管早熟如少年,也是如此。


又過了好幾年,喻文州也已經長成了二十歲的男子,儘管過了八年,依舊是帶著溫暖的笑容,偶爾進城替人寫字、在森林裡撿撿材,八年如一日。


「扣扣。」喻文州被敲門聲給吵醒時,天都還沒亮,不太耐煩的翻了個身,敲門聲卻又響了起來,百般不願之下,仍床點了燈後將門拉開了一小角,「誰?」

「文州文州,我是來報恩的,那時候你沒有給我起名字,回去之後就讓族長幫我取了名字了,叫黃少天,好聽嗎?文州你還記得我嗎?我一直都很想你喔。」外頭站著的是一名男子,一頭棕黑色的短髮搭著燦爛的笑容很是難看,喻文州還沒來得及開口,對方一個向前蹭了蹭喻文州的胸膛,見著這人奇怪的舉動,喻文州嘆了口氣後把對方拉了進房,帶上了門。


「你說你是我養的小狼……」兩個人盤坐在床上,喻文州還沒說完,對方就急著回答:「我提早幻成人形了,被族長罵了好久呢……」

「能證明嗎?」不急不徐地,喻文州補完了後半句。

「證明?」對方搔了搔耳朵,歪著頭問著。

「沒理由無條件相信你吧?」瞧見對方皺了下眉頭,好久都沒有說話,喻文州心想這人大概是編不出謊言了,正打算請對方離去,對方便開口了:「雪融了沒幾天後,你就不要我了,我一直在這附近徘徊,想著你一定會捨不得的,可是你沒有,你好幾天都沒有出門,我猜想你大概不想讓我回來了吧!所以我就回族裡了,族長罵我說身上都是人類的味道臭死了,我和他說這個人很好的,這次回來也是偷偷跑出來的,你說過要我回來報恩的啊……文州,我是不是很不乖,所以那時候你才不要我了?我……」喻文州把對方拉了過來讓對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「不是想報恩嗎?留下來吧。」


「以後記得回來報恩阿。」黃少天這輩子都沒忘過。
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綠蠵龜ヽ(•̀ω•́ )ゝ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