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會出現某個人,讓你知道你曾經伴過的那些,都只是將就。

【全職/多CP】相戀十年三十題。(1/3)

●雖然題目是相戀十年,不過這很多人都還沒認識十年阿!就當作是個小小的BUG吧。

●或許OOC,有的角色的個性我還抓不太準Orz
●TAG打不下,就把喻黃跟黃喻濃縮成喻黃喻了……Orz
●遲了一天的--王杰希大大生日快樂。

1. 習慣性吻別(韓葉)

「去哪?」韓文清一手拉住想偷偷跑出門的那人。

「我說老韓你這臉太兇了。」葉修正經八百得說道,「哥想去買包菸罷了。」

「你抽多了。」微微挑起的眉讓原本就兇的臉更可怕了些,葉修大概是習慣了,臉上沒有特別的神情不太在意的說道:「還好吧。」

韓文清扶在葉修腰上的手一縮,傾身覆上對方的唇,良久才退開,「少抽點。」語畢便放開對方,回頭去做自己方才在做的事情。

(偷偷說:這似乎不是告別吻……Orz)


2. 壓力爆發/覺得迷惘的時候(高喬高)

深深的吸了口氣,訓練室裡空盪盪只剩下自己,「我真的有這個才能嗎?」眼睛緊緊的閉起,肩膀一沉,聲音從頭頂傳來:「還在練習嗎?一帆。」看了眼對方之後回頭把電腦給關了機,「噢……我要去休息了。」

「如果心裡有什麼話都可以說喔。」已經走到訓練室門口的我因為這句話而停了下來,嘴角終於鬆了懈,「謝謝你,英杰。」


3. Can't take my eyes off you(喻黃)

「隊長怎麼啦?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我是我臉上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嗎?還是想有什麼話說什麼啊?儘管說吧!我聽著呢!」回過頭和對方對看了良久,少天才確定隊長真的一直看著自己。

「我發現我的目光無法從你身上移開。」文州輕輕一笑,伸手拍了拍少天的臉頰。

少天受到會心一擊


4. 學會了你擅長的事(周葉)

「呵呵,槍王大大在偷抽菸啊?」望向聲音來源的一雙眸子不太明亮,微張的唇邊還有些白煙,「什麼時候學會的?」那人眼明手快的搶下的對方手上的菸,倒是自顧自的吞雲吐霧了起來。

「想你……」


5. 發現信件盒子(傘修)

那人認真的神情總是這樣吸引人,拿出了紙盒裡整齊堆疊的那些藍色信紙,每一封我都記得,伴著那人一封一封的看完,大概是每年的這天的例行公事了。

「別再想我了,阿修。」伸向前的手穿透過那人。

我已經無法擁抱你了。


6. 睡前故事。The story of...(周黃)

「少天……」周澤楷從背後抱住了少天,微瞇的眼睛看起來已經相當疲憊,蹭了蹭對方的肩窩,而少天掙扎了下轉過身來面對著對方。

「睡不著啊?讓我來給你講個故事吧!從前從前……」還沒說完黃少天的嘴就被堵住了--用周澤楷的嘴。


7. 酩酊大醉(包羅)

「再來十打!」慶功宴上身邊的人才喝不過幾杯就開始胡言亂語,老闆看幾個人都醉得差不多了便決定先回飯店去了。

終於把包子給扔上床的時候已經氣喘累得半死了,才想喘氣下誰知道對方還不安分,一掌揮了過來竟把我也拉了上床,「喂!你放開啊!」還沒喊完就被對方扯近了懷裡。

「這是對老大的態度嗎我說?」理直氣壯的口氣讓我一瞬間還真不知如何回應,「靠!放開我!」

「小弟晚安……」皺了下眉頭,嘆口氣之後回覆道:「晚安。」


8. 冷水澡(葉黃)

突然一個重量壓上了肚子,嚇了一跳正想破口大罵便聽到了那個有些慵懶的聲音:「劍聖大大還賴床阿?」

「臥操!你什麼時候那麼好心了阿竟然還會來叫人起床啊?怎麼啦怎麼啦興欣野圖BOSS搶不著要本劍聖出手唔……」還沒來得及講完就被對方按住,我操!要不要臉啊?一早就對人家上下起手!沒有下限阿!

「嘖嘖,年輕人啊……精力真好。」對方突然退了開來,意有所指的瞇著眼。

「靠靠靠靠靠靠靠!」推開對方之後衝進了浴室反鎖了起來,把聯蓬頭給開了之後才發現自己衣服都還沒脫。

「不是吧?這樣就生氣啦?」

「我去!本劍聖是這樣小心眼的人嗎?滾邊去,我洗好澡在收拾你!」

「呵呵,是誰收拾誰啊?」

(偷偷問:我這樣寫真的有人看得懂嘛###?)


9. 初見回憶(黃喻)

「最後,讓我們謝謝喻隊和黃少天為我們藍雨的一切!」

在宣布退役的記者會結束之後,喻隊看著窗外這樣問道:「少天,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?」眼神裡有些惆悵、不甘、遺憾,口氣卻仍是那樣的平淡。

「欸?第一次見面啊?我想想我想想啊!噢噢噢噢噢!應該是隊長打贏魏老大的那次吧?阿那時候還不是隊長啊!。」黃少天秉持著一直以來的性格,好像今天退役的人不是他一樣。

「不,是你剛近藍雨的那天,我和你打招呼。」喻隊回過頭來溫柔的笑著,「藍雨失去你這把劍了呢。」

黃少天上前了一步,環抱住喻隊的腰,「隊長,可是你沒有失去我,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在你身邊的。」

「我知道,少天。」


10. 你的手還是那麼冷(王葉王)

「葉修前輩?」還沒下車便發現門口站了個人,光看背影雖然不太清楚,但對方還穿著興欣的隊服,應該不會錯的。

「喲!大眼。」對方聽見了聲音便回了過頭,手上還提著什麼。

「前輩怎……」話還沒問完,對方便把提著的東西塞到了我的手裡,嘴上還囔著:「你可知道哥在這等你多久啦?累死哥了,生日快樂阿!大眼。」

才不過幾秒對方又說道:「還傻著啊?你們微草不會沒給你過生日吧?」

「不是的。」牽起對方那隻準備掏菸出來的手,「你的手還是那麼冷,我給你補補吧?」

「壽星阿還那麼麻煩!哥還得趕回去給小鬼們復盤呢!你看看你耽誤我多少……」上前了步環住對方的腰,湊進了對方耳邊輕輕說道:「放假能來我這嗎?」

「讓哥來找你,你好不好意思啊?別蹭阿,多大了還撒嬌。」

「知道了,等我吧。」

评论
热度 ( 22 )

© 綠蠵龜ヽ(•̀ω•́ )ゝ✧ | Powered by LOFTER